热门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银行动态 >> 内容

民间借贷暗流席卷南北 利率市场化改革才能治本

时间:2011/10/2 17:31:52 点击:

从温州高利贷老板集体潜逃,到南京九成担保公司放贷,再到北方鄂尔多斯的“户户典当行”现象,民间借贷正“席卷南北”,大有蔓延成“全民借贷”之势。有学者分析指出,切莫让民间借贷变为“全民盛宴”,而地下金融繁衍生殖的根源在于金融市场的二元分割,只有放松利率管制才能奏效,民间借贷乱象将倒逼中国金融改革。

温州:

高利贷老板“集体潜逃” 1天9人“跑路”

因民间借贷链条频繁断裂,“跑路”风正在温州扩散。9月20日,眼镜龙头企业——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因企业资金链断裂出逃,知情人透露,胡福林实际欠款20多亿,其中民间高利贷12亿,月息高达2000多万元;9月15日,宝康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吴保忠失踪,欠银行贷款2亿多,民间借贷8000万;9月9日,百乐家电董事长郑珠菊携款潜逃被警方追捕归案,共欠债权人现金借款、银行承兑汇票等共2.8亿……

据不完全统计,从9月1日至22日,20天内温州已有20家企业因涉高利贷老板出逃。而据当地政府透露,在9月22日一天内,温州就有9个老板逃跑。

温州市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介绍,目前温州“跑路”的企业主主要有两种:一是确实卷钱逃走;二是因遭债权人暴力追债,为自保,先跑出去躲风头。

据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7月21日发布的《温州民间借贷市场报告》显示,温州大约89%的家庭、个人和59%的企业参与了民间借贷。

面对“跑路”案件频发,温州官方祭出五招“严打”之策。9月27日,温州政府发布《关于严厉打击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行为,依法维护企业正常生产和金融秩序稳定的通告》, “严打”举措包括坚决打击暴力讨债、非法拘禁、非法集资、恶意欠薪等。通告称,此举是为了打击当前因企业资金链断裂、民间非法集资引发的暴力讨债、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行为,以“维护社会治安和金融秩序稳定,保护企业正常生产秩序和公民人身财产安全”。

江苏:

南京九成担保公司放贷 高利贷让贫困县变“宝马乡”

正当温州老板集体“跑路”时,江苏民间借贷也暗流汹涌。据中华工商时报报道,从宿迁泗洪“宝马乡”的崩盘,到南京太平南路珠宝店老板关门走人,再到宇扬集团董事长杨军的“跑路”……,江苏民间借贷的阴霾也正在漫延。

在江苏最贫困的县之一泗洪县,宝马、奔驰、奥迪、陆虎等豪华车密集出现。据新华网报道,当地人介绍,这些高档汽车绝大多数是春节后出现的,购车人主要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高利贷中间层次放贷人。而泗洪县,放高利贷的人有多个层次,其体系呈现金字塔结构,逐步汇集到塔尖的用贷人员。中间层次的放贷人以高息吸纳普通放贷家庭的自有资金,汇集后再以更高的利息向上一层次的借贷人员放贷,以此牟取高额利差。

而在南京,也有20%的企业参与民间高利贷。据悉,在南京的担保公司或资产管理公司共有900多家,通过中国人民银行江苏分行和江苏省中小企业局认定的只有82家融资性担保公司。除82家正规公司外,其余800多家都在做民间借贷。

鄂尔多斯:

“户户典当行” 民间信贷资本高达1000多亿

据北京晨报援引鄂尔多斯金融办的公开统计数据显示,鄂尔多斯原本有270多家担保机构,从2010年9月至2011年3月开展融资性担保机构整顿工作后,数量减至36家。至此,很多担保公司开始以自有资金放贷,不再吸收公众资金。但公开渠道的关闭并没有阻碍“鄂尔多斯人家家放贷”的步伐。内蒙古大学的一份调研显示,50%的鄂尔多斯城镇居民都参与到了放贷与借贷的资本活动中。

多年来,鄂尔多斯私贷民众吃尽了高利贷的甜头。据中华工商时报报道,大家相互攀比的是你是2.5元的月息,还是3分的月息。于是亲朋好友之间的圈募,利用政策空间从住房公积金、装修贷款,购房贷款中套出低利率的银行资金,然后倒换到高利贷的生财渠道中。

不仅是鄂尔多斯的私贷民众,同时那些遍布鄂尔多斯大街小巷的各类典当行、小额贷款公司、投资公司、私募股权基金等机构,都扮演着高利率吸储,更高利率放贷给企业的地下钱庄的作用,赚的是利息差。哪怕只有1分的利息差,若干亿的吞吐量形成的利润对于租间办公室就可以运营的公司就不是个小数字。这些放贷出去的资金多数流入房地产、煤炭、物流、酒店等多行业领域。

据一位外地资深商会主席说:鄂尔多斯的民间信贷资本总额不低于1000多亿元。

破解民间借贷乱象:利率市场化改革是根本

近期,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曾表示,目前沿海地区约有3万亿元的银行贷款流入民间借贷市场。而与此同时,受民间借贷火爆影响,人民币存款增量近几个月一直是处于递减的趋势。央行数据显示,8月人民币存款增加6962亿元,同比少增3736亿元。而7月人民币存款减少6687亿元,同比少增8166亿元。而9月以来,四大行存款也迅速锐减,其中中行、农行分别减少1800亿元和1400亿元。

对于民间借贷的火速蔓延,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微博)警示,切莫让民间借贷变为“全民盛宴”。他认为,短期来看,在巨大的利益诱惑和示范效应面前,上市公司参与民间借贷是其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现实选择。但从长期来看,上市公司这种侵蚀主业的行为必将危害整个实体经济基础,需知实体经济的增长和利润的增加才是还款利息的最终来源。

郭田勇指出,要根本化解民间借贷风险,短期内要将民间借贷纳入监管体系,使其阳光化规范化,引导其在我国融资体系中发挥积极作用。长期内要加大直接融资比重,加快利率市场化进程,构建我国健康有效的融资体系。

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副研究员张茉楠(微博)指出,民间借贷乱象,将倒逼中国金融改革。张茉楠认为,抬高整个社会的资金成本并不能真正引导资金的合理流向,地下金融繁衍生殖的根源在于金融市场的二元分割,只有放松利率管制,降低金融市场的分割程度,才可能改善利率政策传导机制不畅和资金配置低效的局面。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 有问必答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华新闻网(www.daymc.com) © 2017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粤府新函[2001]87号 粤网文[2011]0483-070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 新 闻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站长QQ: 58246104
    赣ICP备14002227号-1